您好,歡迎光臨新疆大灣房產官網!

領導專欄

一位億萬富翁心中的母親

2016-04-27 08:33:40 | | 瀏覽 1102 次

  編者按:在新疆,提到李金昌,人們的印象是:一個能干的企業家,一個忠厚的長者,一個熱愛新疆的甘肅人。李金昌是新疆大灣房地產集團公司的董事長,集團下轄商貿、酒店、建筑、幼兒園、農副產品交易市場等七個子公司。他領導的企業,被授予國家級的先進榮譽有:“全國文明單位”(全國房地產行業中唯一的一家)、“全國雙愛雙評先進企業”、“誠信單位”等榮譽,他本人也榮獲“全國十大誠實守信模范人物候選人”、“全國光彩之星”、“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全國勞動模范稱號等幾十項桂冠,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等人的親切接見。
  從身無分文的農民的兒子,到擁有4億多元資產的民營企業家、全國勞動模范、優秀共產黨員,李金昌在取得成功后,從不講排場、擺闊氣、堅守節儉,但又樂于助人、關愛社會。十多年來,為社會公益事業捐款達3000多萬元。
  美國總統林肯曾說過:“我所有的成就,應當歸公于我天使一般的母親?!被叵胱哌^的路,李金昌說:“我的成功,許多得益于母親長期言傳身教的結果!我時時效仿母親,節省每一分錢,寧愿苛扣自己,但待客決不吝嗇。我從事企業經營后,常想著母親惜物愛家的樣子,我一直堅守節儉,特別是產業做大后我更記著母親經常的教導,我也經常給員工與子女講一物一件來之不易,任何時候都不得拋撒浪費,用小錢辦大事。至今,我們大灣房產仍保持著不講排場、不擺闊氣的好作風。
  今天,李金昌用手中的筆,告訴我們一段感人肺腑的母親故事。
  我的母親
  新疆大灣房地產集團公司董事長 李金昌/文
  我的母親是92年5月15日去世的,自打母親去世后,我每逢忌日都會自覺不自覺的買些黃紙,盡管在離家幾千里之外的烏魯木齊,也不管市政環衛多條法規的約束,我會趁天黑無人在十字路口面向我的故鄉東方燒些紙并叩頭、暗流一陣淚,追憶我慈愛的母親。
  我出生在整個中國最偏僻、最落后的甘肅東部山區,我的母親一生從未坐過汽車,更沒有見過火車,除晚年我返鄉借車拉她去醫院看過一次病以外,恐怕她一生看汽車也是為數不多。
  家鄉窮,我的家更窮。小時候聽說我的家在村上還是大戶,有兩架山(每架100多畝),在村上要算占地最多的人家。聽爺爺說他小時候我的祖奶奶用自己的奶水喂大了一只羊羔,怕狼晚上叼走就把羊拴在炕頭,白天拉到別人羊群里一塊放,慢慢地繁殖成十幾只羊。爺爺兄弟四人其中三個到寧夏去給人放羊干活,掙了一點錢回來在村里附近買地,父輩六七個兄弟推腳販鹽,幫別人務莊稼,掙錢置地才形成了有兩三架山的大戶。土改時各村誰地多誰就是地主,地分完后我剛五六歲,就過窮日子卻享受地富子女的“待遇”了。后來合作化、大躍進、公社化一次又一次階級斗爭不斷升級,地富家庭在當時的處境,年長一些人都會知道當時的情況。我的母親就是在那種苛刻極端的情況下供我上學的。
  人都說母親偉大,在我的記憶中我的母親用她那小的可憐不足三寸的腳(舊社會婦女普遍纏腳)支撐著上百斤體重,一天三晌不落的要參加農業社的活路。她屬受管制的地富分子,要干比其他年輕社員還重的活,晚上要抱著磨擔推磨。那個非常時期,人都吃不飽,農業社牲口很少,幾乎全分配給貧下中農喂養,恐怕成分不好的人搞階級報復毒害牲口,也等于是給貧下中農的一種暗里補貼。我們一帶生活緊張那幾年,幾乎大部分是每人每天半斤糧,牲口也是半斤料,牲口喂些草不給吃料也死不了,料大部分被飼養員吃了,而飼養員還可以晚上偷的用驢推磨(自古傳說以來都是用驢推磨)。兩扇石磨足有上百斤重,精壯勞力推起來也要用盡全身之力才能轉動,就是驢推磨也得經過長期調養還要把眼睛蒙起來,不然驢也頭昏打死也不走。磨面不是一遍就能磨成的,糧食從磨子上扇的兩個小孔中慢慢隨著磨子的轉動滑下去,經過沉重的石磨把糧食壓磨后從兩扇磨縫中流出來,用籮篩出面粉,不能篩落的粗料繼續倒在磨扇上重復研磨。盡管不多的一點糧,要想推成面,20斤糧最少得重復近10遍,前后最少四五個小時,讓人不負重轉直徑三四米的圈,不出十分鐘會暈得嘔吐不止,連續四五個小時用盡渾身上下力量不停地推著轉圈,小伙子都會受不了。由于我的父親幾乎長年被集中改造不能時?;丶?,可憐我的母親就這樣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支撐著,熬過了從1959年到1968年的近10年時間。有時我放學會幫著母親推,磨子就會轉得快起來??上Ц拭C上學要幾十里路,只能一個禮拜回一天家,我幫不了多少次,況且我慈愛的母親即使我回家了也不舍的讓我幫她長時間推磨,她怕娃娃瞌睡多,晚上熬夜影響身體與學習。
  人說的貧困家庭我見過不少,這些年我扶貧幫困送溫暖,到過許多貧困家庭,但像我當時的家恐怕再不能相比了。一盒火柴兩分錢,我們家經常買不起火柴,每天做飯我的母親大都是要到隔壁去點火。年輕人沒見過,用一把軟柴禾如麥草等在鄰家夾一點火星一邊走一邊搖,左右不停擺動,冒著煙,到家后扇緊點就冒出火焰了,用這樣的方法取火在我小時候是常事。鄰居常常吊著臉,一副很不愿意的樣子。平常人家飯食里少不了咸鹽,人必須攝入一些鹽份,其生理與營養成份我不明白,但那些年我們家經常缺鹽,盡管當時市場一斤土鹽才一角貳分錢,我們沒錢稱。三角錢一斤的煤油也買不起,天黑幾乎不點燈,哪還有什么光亮能做什么作業。我那個時代的孩子,一般的家庭冬天也穿不上棉鞋,像我這樣的家庭就根本不用想,好在我的父母生育了我的好記性,我上學格外聰明,課文念三遍,就幾乎能背下來,像一些古文快六十年了我還記著大半。我上小學用木筆在地上寫字,上中學后老師要求用鋼筆,我買最次的五分錢的染料用水一和灌進小瓶子里當墨水。母親常給我一小墨水瓶細鹽讓我帶到學校去補養身體。大概是1961年時,我已十五六歲了,過春節隊里分了四斤麥子,可憐的母親硬是讓我和不懂事的弟弟每人必須吃兩大碗白面條,她連一口也舍不得吃,哄我們說高梁面性熱吃了肚子不疼,現在想起來那完全是哄我們的話……
  我們家盡管窮,母親怕我們李家絕了后,在我很小時就為我訂了親,好在我的岳父家也是被定為地主成份的人家,十六七歲就千方百計按父輩甘肅風俗為我張羅成了親。我記得給置辦的結婚被子是八尺大紅花布,棉絮仍用舊的,被里子也是舊的,縫起來長有一米五,寬大概有一米二三,這樣蒙在炕上就是全家唯一體面的被子。好在岳父家與我們家處境一樣,岳母通情達理,我的愛人年輕聽父母的話,結婚給了六尺紅花布做了一個棉衣面,里子仍是舊衣里,一條紅褲子,隊長開了恩準借給一頭驢,由介紹人引路,我牽著驢就把媳婦接回家了。好在愛人她哥嫂當時在蘭州工作,還給我們一些他退伍的舊衣褲接濟。
  我的愛人沒上過一天學,她不嫌我們家窮,過門后給母親減輕了不少負擔,除了干農活外,特別是如推磨做飯等一些家務活,很快就成了母親的好幫手。在我因饑餓逃離家鄉后,正是在她幫助下母親才支撐度過了難關,就因她不嫌我這樣的貧窮家庭能與我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生兒養女,與我齊心協力熬過了艱難的二十幾年。我后來富了,雖然她不識一個字、似乎也沒有共同語言,但我們卻能恩愛相處,親密無間,共同生活了快五十年,這恐怕是現在的年輕人很難理解的,一個有錢的億萬富翁能與一個既沒文化又沒多大能耐的農村婦女堅守一生,這其中的原因就是愛人學習并繼承了我的母親勤儉持家的品德。
  母親留給了我勤儉持家的家風,我也記著母親待客的大方,家里只要來了親戚或客人,哪怕自己一家受餓也要傾其所有招待好來客。好像是1959年春節前幾天,我的姐姐送來了二斤豆腐讓我們過年吃,臘月二十九下午村里一位放羊的叫信娃的爺爺來我們家里找我父親,看見了案板上放的一塊豆腐,那個年代人都吃不飽,他用手掰了一點放進了嘴里,母親當即給切了一點,誰知他竟然全部拿起吃了,我當時非常氣憤,而母親卻說老漢可憐,吃了全當積善……我和弟弟都哭了,過年我們一家也沒吃上豆腐。在我成人后,我時時校仿母親節省每一分錢,寧愿苛扣自己,但我待客決不吝嗇。我從事企業經營后,我常想著母親惜物愛家的樣子,我一直堅守節儉,特別是產業做大后我更記著母親經常的教導。任何時候都不拋撒浪費,用小錢辦大事。至今我們大灣房產仍保持著不講排場、不擺闊氣的好作風,這恐怕得益于我的母親長期的言傳身教的結果。
  母親,我永遠懷念您……

?

聯系我們

新疆大灣房產(集團)有限公司
電話:0991-2571305
聯系人:市場部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大灣北路1021號
郵箱xjdwfc@xjdwfc.com

新疆大灣房產集團有限公司   新ICP備16001479號  

新公網安備 65010202000692號

摸老师胸网站免费观看